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钢铁之心(冰与火之歌AU)

苏某RS:

98.独龙狂舞,鬼影魔棺和铁语振金


 


影子塔守备握剑的手同城头的北境狼旗一起颤抖,异鬼的爪牙正在攀爬城墙,火油弹所剩无几,城头的巨石也将告罄,他转头望向东方,不间断的求救烟火正从各大据点簌簌冲向天空,诉说着与他一般无二的绝望。


整座绝境长城都被来自冰寒地狱的恶鬼们重击着,绝望的守夜人回头看向他们的首领,无望地等待一个缥缈的指令。


守备以拳抵心,喃喃自语:“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


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守夜人骑士将手放在心口,颤声念叨:“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先民之神在上,守卫长城!”影子塔守备高声怒喝,抽出长剑,仿佛天地都与他的吼声应和,寒冰湾的海滩响起一声猛兽狂啸!


雪雾被狂风翻卷出一道裂隙,龙翼从云中露出端倪,在雪地和尸鬼之海投下巨大的影子,一名骑士高高站在龙的脊梁,举起缀着红星的银蓝盾牌:“奥创,烧光他们!”


守夜人的眼眸被火光映成橙红,像是一捧捧骄阳在他们含泪的眼眶里升起。


“…….龙,是龙!”


“星盾,传说中的骑士!”


“不死不灭的公爵,感谢七神!先民之神在上!”


欢呼声混在火焰之中,烈火翻卷着将攀在城墙半腰的尸鬼烧成骨碎灰烬,坠落在冻土冰封。


一名箭手从龙翼上一跃而下,在半空一翻,落在墙头,讨喜的圆脸男人对目瞪口呆的守夜人露出笑容:“七国第一神箭手,克林特▪巴顿,带来斯蒂夫队长的命令!封闭出入口,只守不出!”


守夜人愕然地看着从天而降的鹰眼,僵在原地。


神箭手在城头跺脚拍手,催促道:“嘿,醒醒,动起来动起来,这可是那位传说骑士 的命令,快把它传遍长城!”


守夜人们这才慌忙发送渡鸦传讯整个长城,与此同时,奥创在城外撒欢儿,将尸鬼们烧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斯蒂夫半伏在龙背上,凝神在雪中搜寻着什么,奥创随着他的动作在冰原上空盘旋,将任何蠕动的东西烧成焦炭。


猛然间,骑士睁大眼睛,从龙背上滑下,在半空翻卷,将隐藏在冰雪中的人狠狠踹倒,那人在雪中滚了两滚,挣扎抬头,露出冰蓝色的眼眸和苍白的皮肤,是异鬼!


斯蒂夫的动作比风更快,那异鬼刚一抬头,骑士已经到了他身边,用星盾边沿抵住他的颈项,逼问道:“一人便能操控尸鬼大军?或者还有同伴同谋?你的王在哪里!?”


那异鬼嘶声怪叫,发出冰块碎裂般的含混蛮语,斯蒂夫皱眉不解,那异鬼抽出一支冰剑刺来,却被骑士星盾一摆,切下头颅。


异鬼僵直的尸体倒在雪中,再没了动静,斯蒂夫皱眉,这恐怖的怪物竟如此轻易地死了?


奥创在骨碎遍地的焦土上巡查,咳出一口烟圈,朝斯蒂夫伸出一只翅膀,将骑士托在背上朝东方飞去。


影子塔以东,绝境长城的中段,是战况最焦灼也最坚固的主堡,黑城堡所在地,索尔被亲卫的尸骸包围,只是一愣神的功夫,便被那些骨架和残肢缠住了坐骑,踉跄着朝尸鬼的刀尖跌去。


一只银臂从诡异的角度伸出来,将身材魁梧的王子扯离马背,抛向异鬼的包围圈,索尔在半空挥动战斧,劈开异鬼冰蓝的长剑,脚步不稳地落地,撞到一位熟人眼前。


无比熟悉的那张脸,此刻挂满薄薄的白霜,几乎与那双白眸融为一体,大学士抱着匣子的双手微微颤抖,像是抱着一捧寒冰火焰。


“海姆……达尔?”索尔疑惑地发问,发现周围的异鬼只是瞧着他们,不再攻击。


“我这张脸和这个身份,已经失去价值,以后您见到的,只会是我,殿下。”大学士轻声说着,唇角竟没有一丝白影溢出,仿佛整个人都化作了寒冰。


“是谁定义了你的价值,海姆达尔,我不相信你会背叛我父亲,可我也不明白你为何会出现在此?”索尔追问伸手,指尖堪堪触到大学士的肩头,便被极寒刺得一缩。


“很快你我都会得到答案,在那之前,殿,殿下,您还是离我,和这远古冬棺远一些…….”海姆达尔颤声回答,继续向鬼影森林的方向挪去。


“远古冬棺!?”索尔惊道。


“这是异鬼的宝物,是极寒的秘宝。”铂金卡奥巴基跳进包围圈,脸上的软铁面具裂了一道宽缝,被他一把扯落“从前,它一直保存在潘托斯,我的九塔宫殿里。”


索尔皱眉:“潘托斯?”


“是总督满德林进献的,当初洛基来找我,也是为了这个。”巴基走到海姆达尔身边,冷冷问道:“我对你是否操控无面者,与洛基的权力游戏都毫无兴趣,我只想知道,是谁把我变成这副样子?”


“什么,不是九头蛇吗?等一下,巴基,你看看这情形,我们得先拿到这匣子,解尸鬼围城之困啊!”索尔拉住铂金卡奥的手腕,却被他挣开:“擒贼擒王,奥丁没有教过你!?看看他你还不明白,自凡拿着这匣子的人都会被冻成冰块,即使这样,他为什么还要朝鬼影森林里去?”


索尔抬眼,简陋城堡的一角从鬼影森林深处露出隐约轮廓:“野人的城堡,海姆达尔,你要去卡斯特的堡垒?那里有谁等着你?”


“我也同您一样好奇,那个人真实的面目……..”海姆达尔低声道,背脊也越发弯了起来,仿佛那寒冷已经刺进他的心口。


“如果打算带着秘密死去,恐怕你没法再前进一步了,大学士。”巴基翻转银臂,一只尖刺在他掌心露出锋芒。


索尔还没阻止,异鬼已经齐齐抽出冰霜长剑,海姆达尔的白眸望向远方:“普通的刀剑无法杀死异鬼,巴恩斯陛下,正如言语不足以令您获得真相,用您的眼睛看吧,既然您,如今已经恢复了,清明的神智……”


“看来你不太受欢迎呐。”巴基突然皱眉,翻转尖刺挡在海姆达尔身前,索尔亦迅速转身,挡在海姆达尔身后,野人的箭矢破空而来。


“野人们要杀你,卡斯特城堡的篡权者,难道不是你的盟友吗?”索尔格开箭羽,厉声问道。


“他们的目的跟我们一样,是远古冬棺!”巴基说着一跃而起,踏着一名异鬼的肩膀,跃入半空,又沉沉落下,用尖刺戳穿某个野人的脑壳,将他的尸体踢落马下。


“篡权者,他是,虚妄的神明,没有面目的恶鬼……..”海姆达尔低声回答,被巴基一把扯住领口拉上马背。


索尔早将剩下的野人齐齐揍翻,夺了坐骑,扯着小头目的脖子摇晃:“你们的首领是谁?他为何要召唤异鬼,难道野人竟无惧这些怪物吗!?”


那野人呛咳出一口血沫,咧嘴笑道:“当号角被吹响,长城就会崩塌,怪物和守夜人都会被坚冰埋葬,我们何需畏惧?”


“号角!?”索尔一惊,野人趁机从他手里挣脱,刚跑出一步,就被巴基反手一剑戳在地上。


“蛮人妄语,这世上早就没了龙,就算有龙之号角又能怎样??”铂金卡奥冷笑道。


索尔皱眉,还没开口,长长龙啸便从西方传来,巴基惊愕抬眼,一只展翼巨龙破云而来,吐出一簇烈焰,将城下的尸鬼烧去一片,围着他们的异鬼齐声嘶嚎,举起长剑遥指天空。


“......是龙。”巴基愣怔道。


“嗯,是早就绝迹的,龙。”索尔干巴巴应和。


“龙上面,有位骑士,如果我还没老眼昏花…….那是星盾?”巴基揉揉眼睛。


“是队长啊,巴恩斯大人,是斯蒂夫队长。”索尔大笑着回答。


 


…….


 


 


锡杯摔落在暗红色的冻土,逃回来报讯的野人被砍断了脖颈,倒在卡斯特简陋破败的王座之下。


满德林苍老的手指抽搐着颤抖,他浑浊的眼珠闪着愤恨的寒光。


“龙……该死的斯蒂夫▪拜拉席恩竟然有一条龙, 啊!!!!!”满德林挣扎站起,一只狭长的号角从他宽大的皮袍里露出,野人们敬畏地瑟缩着退后。


“是的,是的,他当然有,他是,坦格利安家的血脉,他的母亲,是了,这很好,这太好了…….”满德林喃喃低语,突然高兴了起来,狰狞的眉目越发扭曲,他单手握着那模样诡异的长号角,支撑自己的身体,朝长城望去。


“我得把他和那条龙引过来…….都要引过来。”满德林扯出腰里的牛皮袋子,低头在里头翻找: “小史塔克的面皮,北境公爵的模样…….”


“停止这场闹剧吧,补丁脸。”有人叹息了一声。


满德林岣嵝的背脊一僵,握着人皮假面的手紧了又松,缓缓抬起头来。


守在堡垒周围的野人举起刀斧长弓,对着从林中出现的独眼老者,他的金发已经苍白,脸上却还带着昔日的骁勇神色,他拄着一只用布包裹的长棍,从密林之东跋涉而来。


“您竟未死啊,奥丁陛下~”满德林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眼睛却向他身后的林中望去。


“我不过是个形单影只的孤苦老头罢了。”奥丁站在原地,袍角满是污泥霜雪,背脊却如冰峰坚定。


“被儿子背叛的滋味儿怎么样?尽管只是你从冰原抱回去的杂种,可我知道你很是喜爱那长着银舌的小骗子!”满德林讥笑着弓了背脊,十个戒指随着他的手指摩擦咔咔作响。


“那滋味儿如何,你该去问梅利恩大学士,那位慈善博学的老人想必死也不会料到,亲生血脉竟连他的尸体都利用到了极致!”奥丁皱眉怒道。


“慈善博学!?哈哈哈哈哈哈!!!看来我那卑劣的老爹才是最棒的千面鬼神!”满德林忍不住捧腹大笑,布满皱纹和伤痕的面目扭曲得像鬼。


“你佯装从海难中复生,带来虚假的预言,引我们全力搜寻斯蒂夫,却暗中偷走了史塔克家秘藏的古籍,为了不让我们怀疑,你装疯痴傻,还用梅利恩大人的尸体制造你溺水而亡的假象,从此,弄臣补丁脸,消亡于世上,而潘托斯,迎来了一位手腕高超的总督。”


满德林止了笑意,眯起眼睛:“你,难道根本就没有被心灵宝石迷惑?银舌头竟心软了?”


奥丁冷冷一笑:“你的无端恶念,动摇了洛基的心,施术者如果心神动摇,心灵宝石的魔力也无法发挥到极致,是亡者的尸身将真相送至我眼前!”


浑浊的眼珠露出一丝狡黠的寒光,满德林沉声道:“巴德尔亲王。”


奥丁点头,轻轻举起手中长棍,脏污的缠布簌簌落下:“诬陷洛基,是你愚蠢的恶行,吾弟巴德尔至纯之魂,出生时便受神灵庇佑,若死在暗杀者的刀下,必留下诅咒的斑纹,而谎言之子对我吐露真言,那必是有佞臣在他背后装神弄鬼。”


凯岩城主的长枪依旧闪着寒光,满德林笑得诡异:“你竟因为洛基说了真话而心生怀疑,可即使他说了真话,你不还是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吗,陛下?”


奥丁的独眼微微一黯,继而举起长枪:“兰尼斯特有债必还,有仇也必报!谋害王族之罪,蛊惑人心之恶,以及死在你手中的故友属臣,我以家族名誉发誓,必要你血债血偿!”


满德林冷笑抬手,野人们应声而动,刀斧长剑夹着风声雪沫而来,奥丁怒吼抬枪,长枪一抖一转,撞碎一人胸骨,戳穿另一人脑壳,神力恍如当初,却还是被人数众多的野人围在当中,费力格挡。


一柄寒光铁剑从他背后伸出,挑开一支铁箭,一声低沉冷笑在奥丁身后响起:“我以为你也会替我报个仇呢,奥丁。”


巴基落在旧友身边,目下虽乌影重重,脸上仍是分别时的模样,奥丁恍惚怔住,仿佛岁月突然倒转,他正站在红堡花园,巴恩斯登基为王,向他展示霍华德刚锻造的宝剑。


“七神在上,巴基……是死亡之神派你来接我吗?”奥丁怔怔问道。


巴基眨眨眼睛,认真点头:“不光是你,还有你儿子。”


奥丁愕然瞪大独眼,索尔恰好冲了过来:“父亲!?您怎么在此处?”


可怜的老国王还来不及恐慌,就听见一声嘶哑的怒吼:“满德林!!!!!!!!!!!”


仿佛被生生撕扯了血肉般的苦痛,这一声凄然怒吼,连懵懂搏杀的野人们都为之一震。


索尔腕上的金属环幽然绕着浅浅蓝光,海姆达尔的怒吼仿佛响彻整个冰原。


高台上的老者身躯一颤,满德林虚虚伸出双手,神色痴狂而贪婪,不自觉地流露出梅利恩的神色和语气:“远古冬棺,好孩子,海姆达尔,快把它交给我!”


大学士深色的皮肤此刻已是霜白,他抱着那散着寒气的匣子颤颤而立:“别再用老师的语气对我说话,满德林!你,欺骗了我,利用了我,竟然还借我的手,杀死了玛利亚夫人!”


满德林从椅子下抽出镶嵌了宝石的尖刀,嘶声怒道:“是你的魔药配方有误,才害死了那女人,身为学士学徒,竟然迷恋公爵夫人,是我挽救了你肮脏的灵魂!”


奥丁推开索尔,举枪架住满德林的刀锋,惊道:“海姆达尔,你想做什么!?冬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海姆达尔神色痴狂,对国王之命置若罔闻,继续道:“你说是皮尔斯换走的药材害死了玛利亚,其实是你,早就调换了我配置的魔药和毒药,因为你知道,梅利恩老师会让你来试验魔药的药性,所以你让公爵喝下魔药,却把毒药送给玛利亚,让皮尔斯替你背了这罪责,让我终生悔愧为你驱使!而你,却躲藏在无数面孔之后,做千面伪神,让野心家们为你所用,把忠诚和信仰当做诡计的筹码!”


满德林眼角一抽,咬牙追砍,身形灵活得不似老者,竟将奥丁逼退了几步。


“七国第一大学士,你享受了我俸与你的权力,如今,却来指责我吗!?别忘了你对我发下的誓言,海姆达尔!”


大学士扬唇浅笑,双手用力,将脆弱的木匣击得粉碎,远古冬棺终于露出真容,那是精美到夺目的绚烂冰晶,幽蓝中带着霜白的纹路,像是含羞的花藤,无声地绽放。


“全都给我上,把冬棺抢过来!”满德林尖叫着,守卫卡斯特城堡的野人骑卫倾巢而出!


索尔和巴基都被野人团团围住,奥丁被羽箭刺穿了肩膀,艰难地拄着长枪,一只冰冷的手将他轻轻推开,老国王回头望去。


海姆达尔高高举起冰棺,肤色变成异鬼一般的霜蓝,他浅浅一笑:“手持冬棺,即为长夜之王,多美啊,冬雪玫瑰般的颜色…….”


密林深处,百鬼狂呼,绝境城下,尸吼阵阵,冬棺现世,新王即将诞生!


 


…….


黑城堡大门紧闭,隧道被冰雪和沙石牢牢封住,按照命令指示,没人进得来,也没人出得去。


守夜人在城头惊恐地眺望,外面的尸海发出震天嘶吼,像是被什么东西鼓舞了一般,越发凶狠起来。


尸海与城墙之间的狭长冰原上空,一人一龙独自面对层层的尸鬼,像是一叶孤舟飘于骨海之上,骑士的星盾映着火光,奥创昂首长啸,无惧万千鬼哭。


一声怒吼从身后传来,斯蒂夫回头望去,绿色的巨人从黑堡城头一跃而下,肩上扛着巨大的布袋和一个纤细俏丽的红发美人儿。


那美人儿利落翻身,落入雪中,脚下轻轻一磕,启动机关,两只小巧的滑板在她靴底展开,载着她飞速溜过寒冰,朝斯蒂夫的方向滑行。


“奥创,继续烧!”斯蒂夫拍拍龙儿子的脖颈,翻身跃下龙背,落在女爵面前。


“托尼在哪儿?”斯蒂夫握住娜塔莎的手腕,目光向她身后望去,绿巨人正在城下找来找去,最后从一堆瘫痪的机甲里,扒拉出一个受伤晕厥的罗迪将军,拎着领子将他摇醒。


“在临冬城,看到求救烟火,我跟布鲁斯带着装备先来了,洛基和心灵宝石守着他们。”女爵瞧了一眼喷火的巨龙,饶有兴趣地眨眨眼睛。


“洛基,你们怎么能相信……..”斯蒂夫的手指猛地一紧。


“我们只能相信洛基,彼特太过年幼,魔力枯竭,如果没有心灵宝石,他们恐怕就……..你是否,觉察了什么,斯蒂夫?”娜塔莎抬眼,仔细打量斯蒂夫的神色。


斯蒂夫蓝眸一黯,松手转身,握着星盾的手指骨节发白,他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去想那影像从眼前消散的情景,却不能将眼底的酸涩一并忍去。


“…….洛基同我打了个赌。”娜塔莎从斗篷里抽出两个大包,轻快道:“他说你见了我第一句话,必然是问托尼在哪儿,你害我输了一桶熊岛佳酿,所以我不会为愚弄了你而道歉。”


斯蒂夫疑惑睁眼,回头一望,女爵从他身边滑行而过,一道金红色的身影恰在此时从城头滑向天际,点燃了骑士的一双眼眸。


他追着那身影转动脖子,死死地盯着那金红机甲,仿佛盯上猎物的孤狼,直到那机甲在他面前虚虚停住,那双蜜色的眼睛从面甲之后望着他,俏皮地眨眨眼睛:“嘿,队长,想我了吗?”


骑士猛然抬手,握住机甲的铁腕,将他拉到面前站立,抬手敲敲金属面甲,咬牙道:“打开。”


那双惊人美丽的眼睛眨了眨,继而弯了弯:“打开容易,先说好,你可不许动手,听我解释,那都是洛基的恶作剧,你知道恶戏之神总是…….”


“打开!”斯蒂夫皱眉重复。


面甲咔哒一声向上缩起,露出北境公爵笑嘻嘻的笑脸,不待他继续辩解,斯蒂夫的唇已经贴了过来。


这个吻如此急切和热烈,却又美好得让人忘却身处何处,仿佛他们真的分别了十几个年头,又一次遇见了彼此。


女爵对喷火的小龙举起手里的袋子,扬声喊道:“我有美味的熏肉要送给最英武的神龙,请问你是奥创大人吗?”


小龙翻转翅膀,赤红的眸子盯着女爵,恭顺地将头一低,腔调听起来十足像了某位小公爵:“携带食物的美丽女士,我永远欢迎。”


娜塔莎骑上龙背,将一条熏肘抛向空中,奥创仰头截住,欢乐大嚼,女爵将另一个袋子里的铁球丢向下头的尸海,炸开一簇烈焰狂花。


爆裂声惊醒了拥吻的两位公爵,铁人揽着队长的腰飞上半空,抖落头上的雪沫,干咳道:“后面的,战后再继续。”


斯蒂夫仰头,给了他一个灿如春阳的笑容,铁人箍在他腰上的手臂紧了一紧,才带着他落在城下。


罗迪和北境飞骑兵的机甲因为极寒已经形同废铁,无法腾空,此时正歪斜站起,从绿巨人浩克的大袋子里,每人领到一个诡异的水晶混合金属球。


托尼弹开面甲,拍拍绿巨人的肩膀,赞许道:“干得不错,绿宝宝,现在去跟奥创一起玩儿吧。”


“浩克不是宝宝!”绿巨人怒吼着跺脚,惊天动地地跑向尸鬼大军,一拳就把那些骨头拍成碎渣。


史塔克公爵抬手,将罗迪胸甲的狼头轻轻一磕,狼头翻转,露出一个圆形的凹槽,小公爵微笑道:“不错啊,将军,果然按我的图纸造得很好。”


说着,他将金属水晶球放进凹槽,一道浅浅蓝光在胸甲缝隙流淌,罗迪觉得一阵暖意在四肢流淌,缓缓转动手臂,机甲随之动作,灵活自如。


“是振金?”斯蒂夫眨眼:“你什么时候锻造了振金?”


托尼一笑:“不是我,是龙石岛和熊岛的铁匠们。”说着抬手一指,罗迪等人抬头,铁索和长长的铁架从城头绞索缓缓降下,赛维格和众铁匠在吊缆轿厢里挥手。


托尼对他遥遥点头,揽着斯蒂夫的肩背再次腾空而起,低头命令道:“异鬼能把尸体变成傀儡,所以我需要你们抱住自己的小命,活着,把这些东西阻挡在城外,直到……..直到你们帮着赛维格把我需要的东西搭建好。”


北境机甲军以拳抵心,齐声迎合,斯蒂夫眨眼道:“他们都有振金为源,那你呢,你的胸甲里藏着的是什么?”


托尼没有回答,突然放下面甲,垂下目光,轻轻敲击机甲正中,心口狼图反转,心灵宝石安静地散发金光。


“是贾维斯。”北境公爵轻声道,像是生怕唤醒沉睡的英灵。


斯蒂夫愕然抬眼,托尼重复道:“贾维斯的残魂,在宝石中沉睡。”




(下章待续)




PS:


还有两章就要大结局啦,感慨万千,不知从何说起。


唯有感谢和珍惜,化作正文的万语千言吧,没有你们的鼓励和喜爱,不足以支撑我倾诉如此。


生活的喜怒哀乐,都能在架空的世界里找到一点慰藉和喜悦,那么,便是最大的回馈了。


完结之前,欢迎你们来跟我聊聊,关于角色,关于结局,关于想知道还没看到的秘密,畅所欲言吧,在完结之前,冒险即将结束,传说永无终局。


爱你们,么么哒,周末愉快!



评论

热度(36)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苏某R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