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冬寡】吸血鬼与海妖的圆桌会谈(18)

怕麻烦有错吗:

所以说不要高兴得太早嘛~微虐警告哦~






Steve还没睁开眼就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人疯狂地摇晃,他都快要被摇吐了,耳边是熟悉的声音在大声呼喊他的名字,他仔细分辨了一下,忽然笑了,那是他日思夜想的声音。


“Tony,”他睁开眼,蓝色的眸子盈满笑意,仿佛要将面前的人淹没。


Tony看着睁开眼睛的Steve,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己许下的生日愿望,他想看见光,而Steve蓝色的眸子此刻仿佛就是他的光一样,炫目得让他几乎晕厥。


“Tony,Tony,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Steve用力地抱住眼前的人,拥抱的实感让他终于摆脱了恐惧,那不是梦,那是他的Tony,真的Tony,他就在眼前,近两年来的种种求而不得的绝望和委屈一瞬间烟消云散,烈日下搜寻了千百次的疲惫化解在对方的怀抱里,仿佛为了这一次见面,之前的一切折磨都值得。


而Tony,疯狂的实验蚕食了他的精神,他每天一睁眼就在想怎么能打开通道找寻Steve和Bucky,而此时,Steve就在自己面前,这一切过于不真实了,他还不能好好接受,他呆愣地被Steve拥在怀中,全然没有了刚才急切地将他摇醒的时候呼喊他名字的气势,只是拥抱着Steve的双手用力得青筋暴出,他不敢松手,他怕松手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我来找你了,Tony,我找到你了!”Steve感到了Tony抱着他的紧张,他轻拍对方的后背安慰,那细微的颤抖让他心痛,他或许忽视了,在自己拼命寻找Tony,在自己绝望崩溃无助的时候,Tony和他一样,他们都经历着那些可能永远失去对方的恐惧,他们一样都在这两年里被对彼此的思念折磨,他们没有谁更好过一些,疯狂寻找对方的同时承受着失去对方的可能性,这让他们都觉得这次会面不真实。Steve将鼻子埋在Tony的颈边,任对方的气味充满脑海,那熟悉的气味,熟悉的触感,一切都回到了两年前他熟悉的模样,而两年的时间让他明白他将如何珍视眼前的人。


 


“我知道这样很不友好,但是容我打断一下,”Nat的声音将刚一见面便抱着彼此仿佛一松手就会失去对方一样的Steve和Tony分开,“Bucky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Steve这才想到Bucky的情况和自己不同,他带着歉意看向Natasha,“他失忆了,他经过了很不好的事情,我很抱歉,Nat,他记得你的名字,但对于你们之间的感情和经历,我不知道他究竟还记得多少。”面对有些木讷的Bucky,Steve不得不向Nat坦白了所有,那些和九头蛇有关的事情,那些Bucky可能遭受到的残酷待遇,末了,他轻拍Nat颤抖的肩,说道:“即使他忘记了一切,他仍然记得你,Natasha,你是他在九头蛇的船上唯一记得的名字,你是我们唤起他记忆的钥匙,你是唯一能让他相信我们的证据,他可能不记得很多事,但有一件事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忘记,他爱你,即使失去了一切记忆,他仍然想要迫切回到你的身边。”Steve给了Nat一个安慰性质的拥抱,这个拥抱显然让Bucky非常不满,他走过来将Steve硬生生地拉开,然后把Nat拖出水面箍在怀里,仿佛小孩子对待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样,碰都不让别人碰。


“好吧,好在你还记得我,真希望我们还有足够多的时间补全那些记忆,不过我们还是先来说正事儿吧?”尽管Bucky只用了一只手,Nat仍然无法挣脱Bucky的怀抱,只好维持着被他箍在怀里的样子对Steve说,“你们不会以为你们到这里来了一切就能结束吧?”


“不能吗?”Steve惊恐地看了一眼Tony,他不知道他还要面对什么,但Tony的表情显然也并不能称得上是快乐。


“Steve,你们来到这里是为了许愿的,你们必须许愿,也必将为此付出代价,你们只有一天的时间考虑你们的愿望,如果没有愿望,最好的结果是你们能原路返回,然后在惊涛骇浪中幸存下来,更大的可能你们会死在海里,如果许愿了,就要拿等价的东西交换,交换的东西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只能增加筹码,不能改变交易。”Nat感觉现在只有Steve能理解她的话,Bucky则像是除了自己之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一样。


“Nat,我们还会回去?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这里?”Steve紧张地握住Tony的手,他们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没有道理就这样回去,“我们不能带你们离开?”


“我们不能离开,Steve,你也不能许愿带我们离开,这是唯一无法实现的愿望,离开这里我们就是两具尸体,这绝不是你想要的。”说到尸体的时候Nat被Bucky箍得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我就是说说,别紧张,大个子。”她拍了拍Bucky仅剩的一条胳膊,“你想要个新胳膊吗?”


“不要,我要你,”Bucky的回答言简意赅,Steve都替他脸红。


“想想你们的愿望把,Steve,不然你们甚至都不能活着离开海底。”Nat无奈地甩着尾巴,她明白见面之后的分离意味着更要命的思念,对所有人都一样,他们四个都会更加疯狂地找寻相见的方法,而这两个人类终将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一次次过来许愿的征途里。


Steve也学着Bucky的样子将Tony牢牢地箍在自己怀里,略微沉吟了一下,便下定了决心:“也许Bucky说得对,我们的愿望,我们想要的,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们,所以我们的愿望是留在这里陪伴你们,直到我们生命的尽头。”


“这是最蠢的愿望,你们都不知道你们会付出什么!”Nat意图阻止,但是Steve和Bucky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


“我们必须许愿,你也只能接受我们的愿望,不是么,Nat?”一脸正直的Steve第一次露出了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你们不能离开,那我们就留下,这没什么不对,付出任何我都不会介意,我相信Bucky也不会介意。”他望向Bucky,看见对方用力地点了点头,怀中的Tony却在猛力摇头。


 


愿望一旦成立,一切就无法反悔,Nat不想让他们许愿,因为她从未看到过许了愿,美梦成真之后真的获得幸福的人,满大人,爱丽,王子,每个人的愿望都达成了,但每个人最终都走向了覆灭,海妖播撒下罪恶的种子,一旦许了愿,种子便破土而出,开花结果只是时间问题,结下的恶果无论如何都必须甘之如饴,她不希望两个孩子因为许愿而走向覆灭。


Tony也在力劝Steve换个愿望,两年的时间里他所看到的一切让他明白,愿望越难实现,付出的代价越大,他不知道留在这里的愿望会让Steve付出多大的代价,他宁愿他们许一个小小的愿望,然后等着他发明出能打开这片海域通道的技术,他会去找他们,他一定有办法让他们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在一起。但Steve毫不动摇,他不能再接受任何形式的分离,更何况Tony的状态告诉他,他根本没有十足的把握在短时间内打开通道,如果真的终其一生也无法打开呢?如果打开的时候自己已经死了呢?自己没有把握再次找到海妖留下的东西过来许愿,这次他即便是知道在哪里找都找了好久,回去之后面对茫茫大海,他再到哪里去找寻?他还有多少时间来找寻?


最终,一天将尽,Steve除了留在这里这个愿望之外没有再说出任何其他的愿望,Nat和Tony绞尽脑汁让他再许一个愿望,但Steve聪明地回避着,Bucky更是在Steve的示意下自那之后一个字都没说,时间快到了,Nat无法再犹豫,只得启动海妖的交易,她实现Steve和Bucky的愿望,而她索取愿望对应的报酬。随着交易的启动,Na终于说出了两个孩子需要付出的代价,那代价沉重得让她几乎没有勇气传达。


“你们付出的是你们的实体,你们会以游魂的形态存在于此,也被囚禁于此,不能离开,直至死去。”Nat念叨着咒语,在Tony惊愕和痛苦的表情中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的灵魂离开自己的身体,变成半透明的模样飘在空中,他们的身体被冰封住,沉入幽暗的海底,如同两具水晶棺一样,美丽而沉重。Nat的泪从眼中滑下,Bucky伸手想抚去,但他的手生生穿过了Nat的脸颊,他们终于能够团聚,却再也触碰不到对方。


 


“Tony,你不能再熬着了!你得睡觉!”Steve穿过墙壁飘入Tony的工作室,气势汹汹地盯着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十多个小时的Tony。


“再一下,就五分钟,”Tony头也不抬。


“你已经这么说了三次了!”Steve飘到Tony眼前,半透明的身体遮住了Tony的电脑屏幕。


“嘿!你知道你现在不能拿我怎么样!”Tony继续敲着键盘,仿佛根本不受打扰,毕竟半透明的Steve并不能让Tony彻底看不见电脑屏幕。


“你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做。。。”Steve故意摆出备受伤害的表情,蓝色的眸子几乎黏上Tony的脸。


“哦,我的老天,这不公平!”Tony无法忽视摆出一张哭哭脸的Steve,谁能放任那双蓝色的眸子可怜兮兮地挂在眼前而不为所动,Tony气馁地关上电脑屏幕,“你赢了,Steve!”


他揉了揉眼睛,拖着脚走向床铺,衣服都懒得脱就一头栽倒在床上,耳边是Steve的叮咛:“Tony,你应该洗个澡再睡,会舒服一些。”


Tony没动。


“Tony,你洗个澡换件衣服吧。”


Tony忍着不动。


“Tony,你这样睡会不舒服的。”


Tony闭着眼睛祈祷Steve快点闭嘴。


“Tony。。。”


“你够了!你絮絮叨叨的我怎么睡觉?”Tony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他挠了挠一头乱发,踹开浴室的门,然后指着Steve威胁:“我知道怎么洗澡,不准跟进来!”直到看着Steve举起右手发誓才进浴室锁上门。其实锁不锁真的没什么区别,反正Steve可以飘进浴室,他已经飘进去过无数次,也无数次把在浴室打盹快把自己淹死的Tony吵醒,然后逼迫他好好把自己洗干净再上床睡觉。


“我感觉我一点隐私也没有!”Tony的抱怨混着流水声从浴室飘出来。


自从Steve变成游魂之后,Tony不得不在Steve的监督下自己完成那些一直由Steve帮他做的事情,比如将衣服叠好放在柜子里,比如定期换洗床上用品,比如把枕头拍得松软,他从来不知道Steve在灯塔岛上会帮他做那么多事情,那些事让他的生活变得舒适,他却从来都没有在意过,直到这些事情必须在Steve的叮嘱下由自己完成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对Steve的依赖原来一直都这么重。


Steve知道Tony换了心脏之后就一直对他的作息时间耿耿于怀,他不能对Tony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只能在他耳边絮絮叨叨,他知道Tony是想让他和Bucky恢复,也想打开海妖海域的通道才这样拼命研究,但他显然并不喜欢Tony整天挂着两个黑眼圈。一开始的时候他会经常忘记自己是游魂,而去触摸Tony的黑眼圈,但每次穿过身体的手指都会让Tony更加废寝忘食地研究,所以他后来都不去试图接触Tony了,只在他睡着了之后再挨着他飘在床铺的另一边,那是Tony执意给他留出来的地方,尽管他并不需要。游魂不用睡觉,所以漫长的睡眠时间里他一刻不停地看着Tony,反正他也没事干,飘着也是飘着,他终归是喜欢飘在Tony身边一些。有时候他会趁着Tony熟睡而将自己叠在Tony的身体上,重合的身体仿佛能让灵魂也共振,那让他能在不能接触的遗憾之下获得一丝丝安慰。


 


Bucky的游魂则更加沉默,可能因为九头蛇的摧残,他变成了一个非常寡言的人,他不打听自己的过往,Nat也不和他细说,他们都在等哪一天Bucky真正想起那些事情,毕竟听人说和自己记起来还是有很大不同的。Bucky虽然不说话,但总是一刻不停的飘在Nat身边,跟着Nat去海底捕鱼,跟着Nat帮人完成愿望,跟着Nat和人交易,来找海妖许愿的人不得不面对背后灵一样的Bucky,他们稍微表现出对Nat的一点点不尊重就会被Bucky凶狠地瞪视。更多的时候,Bucky总是一刻不停地盯着Nat看,有时候Nat被盯烦了就会用尾巴打起水花来浇在Bucky身上,水穿过Bucky半透明的身体落回海里,Bucky会回头看一眼溅起的水珠,Nat则在Bucky回过头去的时候露出短暂的哀伤神情,这样几次之后Bucky发现了Nat会在有东西穿过自己身体的时候表现得尤为不开心,便不去看那些水珠,而是跟着不开心的Nat一起游到深海的海底。看着Nat蜷缩在苏拉的大贝壳里发呆,他也蜷进去,小心翼翼地飘着,让自己仿佛有实体一样陪着Nat蹲坐在贝壳里。


“难看吗?”Nat伸出尾巴故意穿过Bucky的身体。


Bucky摇头:“好看!”


“我是说尾巴,这样的尾巴,是不是很难看?”


“好看!”


“你记得它本来的样子吗?”


Bucky摇头。


“它本来比较好看的。”


“是你的,就好看。”Bucky伸出手来让手指穿过鱼尾的伤口,参差不齐的分叉留下了半阴半阳的岛上那恐怖的一天带来的阴影,Bucky不记得那一天发生了什么,但他觉得Nat一定经历了非常大的痛苦,他皱了皱眉眉头,“疼?”


“不疼了。”Nat收回尾巴。


“疼。”Bucky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然后向Nat的方向挪了挪,指了指Nat的手,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Nat了然,伸手虚虚地抚上Bucky的胸口,停留在心脏的位置,她还记得那里结实而温暖的触感,如今却只能摸到潺潺的水流。她冲着他笑了笑,问他:“我不疼了,你还疼吗?”


“你摸着,就不疼,你不在,就疼。”Bucky用手虚虚地抚上Nat的手,“所以你要一直摸着。”


“你想得美,”Nat轻声抱怨着,却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哭了,泪水被海水带着向Bucky飘去,穿过他的脸颊,消散在海洋深处。


Bucky看着那些泪珠,皱了皱眉:“又疼了。”








碎碎念:


你们以为我虐完了吗~哈哈哈~怎么可能呢~太不了解我了啊~(被拖走打死)


(被揍服了丢回来的作者保证会HE!!!)



评论

热度(74)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怕麻烦有错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