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冬寡】吸血鬼与海妖的圆桌会谈(19)

怕麻烦有错吗:

我更得这么勤是不是值得表扬๑乛◡乛๑






彼此相见却无法触碰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久到他们都快要习惯这样的相处而尽力不去触摸对方徒增伤感,久到他们开始习惯虚虚的拥抱并能从中感受到温暖,久到他们已经能面对游魂被穿过而不流露出哀伤的表情。


“Nat,帮我搞这些东西,我觉得这种方法可以一试!”在成百上千次失败之后,Tony仍然没有放弃让Steve和Bucky获得实体,也没有放弃离开海妖的海域,“这次,说不定我们可以一举两得!”


Nat从来对Tony的研究都深信不疑,虽然有几次的失败弄得大家都狼狈不堪,但经过一次次实验,Tony已经掌握了能让Steve和Bucky感到疼痛的方法,他甚至从海底捞出了两个人被坚冰封住的身体,然后用电刺激让灵体感受到身体上实际发生的伤害。虽然每一次的实验最终都无法让Steve和Bucky回到身体里面去,但在一次次失败中,Nat看到了Tony的进步,她知道Tony在向最终的目标迈进,而并不是止步不前。Tony是她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如果真的有人有办法带着他们冲出这片海域,那个人一定是Tony。


通过几次的交易,Nat终于艰难地凑齐了Tony要的所有东西,为此她绞尽脑汁和许愿的人周旋,又不能让人发现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在帮着Tony搭建实验装置的时候,Steve和Bucky忧心忡忡地在一边看着,他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尽力不去打扰Tony和Nat。


经过小半年的收集材料和搭建装置,海底竖起了一个三层楼高的铁架子,复杂的电路缠绕在架子上,电脑被Nat吹出的泡泡隔离开来避免进水短路,架子的中间放着Steve和Bucky的身体,在经过几次测试之后,他们终于迎来了最后的实验。


“虽然你们听不太懂,但我还是稍微解释一下,鉴于海水本来就是良导体,而且高压下可以电离,电离的粒子移动的过程中会被磁场禁锢加速,从而在这片海域形成一片强电磁场区域,你们的灵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电磁波的一种特殊形式,在强电磁场的影响下会被重新注入身体,而身体也会在电信号的激励下恢复活性,同时,巨大的能量能够扭曲空间,扭曲的空间会打开一个裂口,虽然我不知道最终这个裂口会通向哪里,但一定能让我们离开这个地方!”Tony紧张地喋喋不休,他并不寄期望于其他三个人都理解他说的这些专有名词,他只是在通过说这些东西来缓解自己的压力。


“嘿,Tony,别紧张,你知道我们不懂这些,但我们相信你!”Nat帮着Tony做最后的检查,并让Steve和Bucky的游魂被电磁场固定在相应的地方。


“希望不是又一次的失望。”输入最后的命令之前,Tony看了看一脸兴奋的Steve和Bucky,又看了看身边的Nat,他不得不承认有Nat在这里陪着他让他好受多了,从他跌落到沉船岛上之后,Nat给了他太多支撑,现在他仍然要靠着Nat吹出来的泡泡保护自己不被海水吞噬,希望一切顺利,不辜负Nat这么长久的信任。


仪器在恼人的嗡鸣声中启动,电脑上的数值开始不断跳变,Steve和Bucky的灵体出现了痛苦的表情,他们开始渐渐变淡,而包裹着他们身体的坚冰则开始出现裂痕,高热的实验装置将周围的海水汽化,大量气泡迅速上升,有一段时间Nat甚至快要看不到Steve和Bucky的状况了,好在半个小时之后,坚冰随着灵体的消失而彻底破碎,Steve和Bucky的身体裸露在透明的高压仓内,热量散尽,仓门打开,Nat迅速用气泡裹住两人避免窒息,她和Tony盯着两个人的身体焦急地等待着,每一秒都是煎熬。


与此同时,巨大的能量将海水撕裂开来,海妖的海域从海底到海面都在崩塌,苏拉的沉船地摇摇欲坠,时空的裂缝从海底一直拉开至海面,海水咆哮着被分开,黑洞洞的裂口呈现在所有人面前。随着裂缝的扩大,苏拉的海域开始被吞噬,所有的一切都被巨大的力量碾成齑粉,Tony知道他成功地打开了通道,但他和Nat不得不抱着Steve和Bucky的身体躲避从各处掉入海中的碎石,远离通道,Bucky和Steve还没有醒来,他们不能就这样抱着两具身体离开,他们要确定两个人的魂魄确实在身体里了才能离开,不然将魂魄留在这里和杀了他们没有区别。


裂缝还在扩大,Nat看着苏拉的一切渐渐消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悲伤,她没有地方再来缅怀苏拉,那个把她养大的海妖彻底地离开了她,最后,自己连海底最终的念想都没有留下,她恨苏拉,从来都恨,恨她逼迫自己面对那些残酷的训练,恨她答应爱丽的愿望,恨她让自己变成海妖,她恨她给自己带来的一切,但她又不得不承认,有多恨她,就有多怀念她,在她漫长的一生当中,只有苏拉一直在她身边,只有苏拉教她怎样活下来,看着逐渐消失的一切,她猛然意识到,那个时候,除了爱丽,恐怕只有苏拉在乎她的死活,在别的人鱼都在努力忽视她的时候,只有苏拉记得她。


“再见,苏拉,”她轻声念叨。


“抱歉,Nat,我知道这一切对你有多重要!”Tony看出了Nat的想法,他猛地游到她身边,“我擅长搞砸一切,Nat,真的很抱歉,另外,还有一件事我要坦白,我没想到时空的裂缝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我没算到这里会被吞噬,如果他们无法醒来,这里又被吞噬,我们留在这里会跟着一起碎成齑粉,现在你想带着他们的身体从这里离开吗?”


“他们不醒,我们离开也没有意义,Tony,我们都活得太长了,我也受够了彼此无法触碰的日子,我会等到他醒来,或者和他一起碎成齑粉,Tony,你是我见过最天才的人,即使碎成齑粉,你也不必道歉,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崩裂的岩石被海水裹挟着砸向他们,Nat和Tony躲得精疲力竭,时空的裂缝越来越大,所有的东西都开始变得模糊,就在Nat和Tony几乎觉得他们漫长的生命就要终结于此的时刻,他们听见了两个孩子微弱的呻吟声,如同他们在飞机失事那天听到的一样。


“他们还活着!他们会醒来!Nat,我们走!”Tony大喊着,被Nat拽着飞快向时空的裂缝游去,他们对准了那个隐藏在裂缝中的通道口。


“Nat,很高兴遇到你,如果穿不过去不要恨我!”


“我就不该让你落在沉船地!”


 


呼啸声几乎将耳膜震碎,所有的东西都从身边以飞快的速度掠过,不知过了多久,一切归于平静,Nat顾不得周身细碎的伤口,连忙检查三个人身上的气泡,好在那些气泡承受住了空间的扭曲带来的压力,好好地将三个人保护在其中。Tony看起来有些懵懵的,快速的穿越让他感到难受。Nat重新加固了气泡,等着另外两个人醒来。


“这是哪里?”Tony检查了两个人的呼吸之后看着Nat,他觉得Nat终归是对海底要熟悉一些。


“我最不想来的地方。”看了看四周,Nat发出一声苦笑,“海皇宫。”


“额,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话还没说完,他们就被一群人鱼团团围住,此时Nat已经精疲力竭,她摆出防卫的姿势,但显然不可能和这么多人鱼对打。


“你们是什么人!”为首的人鱼身材健硕,明黄色的尾巴摇摆着,手里拿着一杆长枪。


“Natasha,黑尾的人鱼,深海的海妖,最年幼的捕鲨者,苏拉的继承人,愿望的承袭者,海神的小女儿。”Nat按照仪制报上自己的名号,希望这些人鱼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就对着自己武力相向。


为首的人鱼显然因为Nat的名号而惊愕,他当然听说过海妖的传说,也肯定知道这一代的海妖叫什么,但他一定不知道这一代的海妖是海神的女儿。他看着Nat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谎,便谨慎地差人去禀报海神。


“你的名号这么响亮的吗?他们居然真的去禀报了。”Tony隔着气泡拐了拐Nat。


“你现在还是祈祷一下海神还是那个老海神吧,毕竟是父亲,虽然恨我也不至于让我死,如果是新一任的海神,爱丽的哥哥,估计我们谁都活不了。”Nat丝毫不敢怠慢。


“额,先声明我真不知道通道会直接开到海皇宫来。。。”


“说真的比开到这里更糟的就是死在苏拉的海域了。”Nat看见通报的人已经回来,立马摆出防御姿势。


“海神陛下请您和您的同伴一起过去。”为首的人鱼在听完通报人的耳语之后让开一条通路,“陛下说您知道怎么过去,我们就不陪同了。”人鱼们散去,各自值守各自的岗位,对Nat保持视而不见的态度。


“这是放我们过了吗?”Tony拖着两个沉睡的孩子跟着Nat向海皇宫深处走去。


“说不好,先去见了再说,还是那句话,你祈祷海神没有易主吧。”Nat谨慎地游着,生怕是什么陷阱。


 


海皇宫的主宫殿仍然和记忆中一样金碧辉煌,但端坐在上面的海神已经风烛残年,Nat从未想过他会老成这个样子,白发从他的额角垂下,皱纹爬上他的脸颊,他曾经高大结实的身躯变得有些佝偻,三叉戟上挂着几缕泛金的白发,白发下垂着装饰物,那是海后的头发,她应该已经离世,三叉戟上缠绕着对她的祭奠。


Nat紧张地站在宫殿中央,她不知道海神会怎样对待他们,虽然这个人终归比他的儿子要好说话一点。Tony则第一次收敛了自己张扬的脾气,他并非一个不会看状况的人,此刻他乖乖地站在Nat的斜后方,甚至露出了带着些微恭敬的神情。


“Natasha,我的女儿,我以为我们不会再相见。”海神的声音渺远却厚重,让人有种整个大海都在颤动的错觉。


“很抱歉,海神陛下,我曾经许诺终生不再踏入海皇宫,这次实在是一个意外,我们将尽快离开,希望您能宽容我们的打扰。”Nat行了个标准的人鱼礼,她甚至都没有抬眼看她的父亲。


“Natasha,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我并不希望你我永不相见,漫长的时间让我看清了很多事情,”海神走下王座,“很多事情,我以为我做得都对,我以为我在为我的子民着想,我以为我能承受彻底失去你的遗憾,然而实际上,你一直都是我心中的刺,一直都是我无法迈过去的沟壑,你一直都在那里,昭示着我是一个多么失败的海神!在看到你的黑尾之后我最先想到的是将你丢弃来避免灾祸而非抗争命运,我曾经以为我做了一个明智之举,而时至今日我才发现,我只是用最粗暴的方法转嫁了灾祸,丢弃你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懦弱的决定,而现如今的我不得不每天承受内心的煎熬直视自己当年犯下的过错。”


Nat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着年迈的父亲早已失去光泽的双眸,她几乎都要不认识这样的海神了。


“Natasha,我的小女儿,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海神走到Nat面前,“但我希望当你回忆你和爱丽的友情的时候,请不要记得我说过的那些伤人的话,我一直都明白,爱丽的离开并不是你的过错,但那个时候,我必须要找一个借口来承担我失去女儿的痛苦,我找了一个最错误的时间发泄,我很抱歉我毁了你的成年礼,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说的那些错误的话而自责,你是爱丽最好的朋友,你对她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她的路是她自己的选择,你做到了你能做的所有,剩下的,是她的决定,就祝福吧。”


Nat无法开口,她做了所有最坏的打算,却从未想过海神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最期待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人这样说过,而事到如今,当一切伤害都已经造成,当所有的亲情她都决定淡忘的时候,再听到这些话其实已经全无意义,Tony,Steve和Bucky的陪伴已经渐渐让她走出爱丽的死亡带来的阴霾,她已经和过去的自己和解,此时再听到这样的安慰竟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有些话,在该说的时候没说,过后再想补救,便再也救不回来。面对着心情激动的海神,Nat居然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太多的失望让她不再对这位血源上的父亲有任何感情可言,他不道歉,日子照样过,他道歉日子也照样过,他早就不是生活中那重要的一环。她甚至在听到他的道歉时还回看了Bucky一眼,想着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海神看着Nat的反应自然也明白了一切,无奈转身,静默中仿佛又老了几岁,“我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在这里住几日吧,你的伤需要处理,吸血鬼和人类也需要修整。”海神说完这些话便离开了宫殿,人鱼侍卫随即进来将Nat一行人带到住处。


 


“Nat,你还好吧?”安顿好还在昏迷的两个人,Tony忧心忡忡地看着Nat。


“还好,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释然了,感觉没必要和一个老人纠葛,反正早就和他没有关系了。”Nat淡然地处理着自己的伤口,“先在这里住几天吧,反正这里条件好,海妖的海域被毁掉之后我暂时也找不到什么地方能让我们隐蔽下来的,等他们彻底恢复过来再想办法。”



评论

热度(73)

  1. 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怕麻烦有错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