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妮妮怎么能这么好看

阿爸,生命之光

【盾铁】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三)

寒衣-我是奶酪君的Soulmate:

在美国队长3第一场拍到283幕的时候,黑寡妇觉得自己坚持不住了。


 


就算老师教得好,奈何学生没大脑。


 


黑寡妇恨铁不成钢的双手掐腰望着不远处的交叉骨,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开始和系统讨价还价,“要不你凑合一下吧。”


 


这种事情怎么凑合呢?


 


演戏是一件高山流水又下里巴人的事情,高山流水是演员自己的造诣,他们用自己的灵气和表情仅靠举手投足便能引起台下观众的共鸣,每一个抬眉,每一次牵唇,都是演员们台下十年磨剑的展现,他们宝剑锋从磨砺出,如同一柄利刃直插观众心脏,将这个角色背后的一点一滴倾灌进去。


 


而他又是下里巴人的,每一个观众,上至白发老叟,下至垂髫小儿,都能因为台上的喜剧而欢乐不禁,因为悲剧而双目泪垂,他们在那一刻将会彻底消除个体的差别,情绪变得统一而和谐,共享同一份平安喜乐。


 


所以这件事情怎么可以凑合呢?


 


作为一个系统,他要的是高贵冷艳,要的就是高水准严要求,怎么能因为这么一个求情和演员的食古不化就放弃呢?


 


然后系统说:【……行吧。】


 


否则的话他觉得自己可能要和这几个人永远困死在这里。


 


他是一个有艺术追求的系统,结果第一场戏就受到了统生的重大打击。


 


众人可以明显的看到系统的文字变得漆黑沉重,配合系统的心情和他们重复看到叉骨表情扭曲双目狠戾地炸了283次的心情,他们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体会。


 


解除了困境之后的交叉骨第一个反应就是拔腿就跑,他才不是害怕这些超级英雄,他只是觉得和这群人待在一起神经过敏呼吸不畅,下一步就直接要插管辅助呼吸了。


 


结果一抬头发现幻视和钢铁侠的盔甲一左一右给他夹了起来,整个画面让他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落入外星人基地的实验体。


 


最可气的是旁边的钢铁侠居然还和猩红女巫一副好姐妹的样子挤在同一个沙发上面,一只手托了个咖啡托盘,上面还装了三杯咖啡,看到他们出来了,神情自若的开始给美国队长和黑寡妇发咖啡。


 


山姆在一旁嚼着爆米花,觉得自己的生活有点堕落,不过没关系,反正他的飞行器被斯塔克调节到最大承重五百斤了。


 


“他还想跑?”钢铁侠端着一杯咖啡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上下挑剔的将交叉骨打量了一番,交叉骨开始觉得这个人有点像是电视剧里面那种挑剔儿媳妇的贵妇人,下一句开口就是‘拿着这五百万,离开我的儿子。’


 


这不能怪叉骨想不出来天王凉破这种更加贴切的形容词,而是gay吧里面放的就是这种家庭伦理苦情剧,一群小娘gay们姐妹情深的搂在一起拿着纸巾看。


 


Gay吧里面的多的都是姐妹,有人闹事都是隔壁的铁T救场。


 


钢铁侠冲着交叉骨露出了一个笑容,看的交叉骨生生的打了个寒颤,总觉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超级英雄。


 


转念一想,哦,他是个反派_(:з)∠)_


 


既然系统自带了传送系统,现在又没说他们什么时候才有下一场戏,复仇者们决定先回他们的复仇者大厦去从长计议,钢铁侠点名了要带上交叉骨,美国队长有点迟疑,于是将托尼拉过去小声的和他咬耳朵,“咱们就这么把他绑过去,怎么和巴基交待?”


 


毕竟冬日战士和他的武器保管员这点破事,整个复仇者联盟里面人尽皆知,当然不是他们对于冬日战士不信任而将他过去岁月查了个底掉,而是因为冬日战士他——


 


恨不得和所有人分享自己的情感生活,情绪上来了甚至要口述小黄文。


 


于是整个复仇者联盟所有人都知道交叉骨是多么的看上去冷漠却又热情,外表强硬内心温柔,长相硬汉其实是零,口是心非虽然是个雇佣兵但是其实心里面并没有那么痛恨超英,身手矫健柔韧性好……哦,对不起,这个划掉不能说。


 


托尼探头去瞅了一眼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朗姆洛,然后转过头去非常正义的说道,“不,将他绑回去扔到冬兵的床上,我们不需要做出任何的交待。”


 


正直的美国队长听到这句话脸上红的有点窘迫,旁边的猎鹰大摇其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万万没想到美国队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居然也叛变革命了。


 


美国队长委屈三连:


我不是


我没有


你别瞎说啊。


 


猎鹰看了看左边,冬日战士不在,看了看右边,鹰眼也不在,复联相声三人组只剩下他一个让他格外的寂寞,只能自己倔强的将单口相声唱下去,“行了队长。”他走过去搭着美队的肩膀拍了拍,“你要是不知道,你脸红什么?”


 


像他们这样的钢铁直男听到这句话,顶多以为是冬日战士要把交叉骨给揍一顿,只有基佬和脆皮鸭女孩才会面泛红云心照不宣。


 


美国队长:大意了!


 


昆式喷气机来的很快,他们的管家星期五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满足他们的要求,众人走上喷气机,交叉骨被五花大绑之后安置在了座位上面,看上去丧气的很。


 


虽然挣脱这些绳子对于交叉骨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对面是整个复仇者联盟的倾囊而出,他只能老实带着,不能轻举妄动。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旺达有些不安的瞄着其他人的脸色,为了安慰她,幻视从旁边的冰箱里面拿了一瓶冰水,冰冷的触感让旺达镇定了一些。


 


小姑娘将自己殷切的目光投向复联的两位领导者,似乎正在等着他们两个人先开口提一个意见,美国队长很明显已经得到了她的信号,“我们应该先把所有人都找齐。”


 


“他们现在应该都在什么地方?”山姆抓了抓头发,他们复联缺少的人实在是有点多,一时之间抓不着头脑。


 


“睡衣小子现在应该在自己皇后区的家里面,我已经让星期五去接他了。”托尼从酒柜里面拿出一瓶威士忌,又从冰箱里夹了两块冰分别放在两个杯子里,先倒了半杯后非常有绅士风度的先递给了一边的娜塔莎,然后才给了自己,“博士现在应该已经在外星了。”


 


“洛基和索尔应该都在阿斯加德。”史蒂夫补充道,“蚁人的话,山姆你应该能找到他?”


 


山姆做了一个包在我身上的手势,“那么冬兵呢?”


 


冬日战士现在应该在自己的安全屋里面,找起来应该会费一番力气,旁边的交叉骨冷笑了一声,嘲讽的看着那些人。


 


托尼呷了一口酒,一耸肩膀,“没关系,我们到时候把他倒挂在复仇者大厦上面,冬日战士看到了自然会出现的。”


 


交叉骨蹦起来:“你当老子是鱼饵吗?!”


 


“错。”娜塔莎淡定的回答道,“按照冬日战士现在的体型,你顶多能叫熊饵。”


 


与此同时,已经自己找到了复仇者大厦里面的鹰眼有些不安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复仇者大厦。


 


被昆式喷气机接过来的蜘蛛侠一推门就看到鹰眼,“鹰眼你也来了!突然被传到这个世界我真的是要吓死了,你也是被斯塔克先生接过来的吗?真的是刚才梅姨还拉着我问了半天我要去干什么,这个时间线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我们到底碰到了什么你知道吗?斯塔克先生什么都没和我说,你作为元老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自己靠着两条腿跑来的鹰眼:“……”


 


人生如戏,无处话凄凉_(:з)∠)_



评论

热度(288)